返回首頁 中國管理會計網

金融租賃公司出現資金荒,該采取什么應對之策

  2016年底至今,市場對資金面上揚一直有較為一致的預期,央行近期的動作以及2017年全年債市大量的債券到期,都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沖擊。

 

  在這樣的預期下,非銀金融機構(金租、商租、證券、信托、小貸)在籌資方面將會面臨較大的挑戰。金融市場條線的任務,已經從“降低資金成本”到“維持流動性”了。

 

  之前金租公司多靠銀行授信維持流動性,輔之以少量的金融債和專項債務來匹配長期資金。一般非銀機構的短期融資占比都超過85%,大家不愿意匹配過多的長期資金,以免綜合融資成本上揚。

  但是,當下資金面持續看漲,呈現以下幾個特點和以往不同:

 

  一是越來越多的行業被五大行列為禁入產業(房地產、光伏、傳統能源、船舶),而不幸的是這幾個產業涉及的信貸資產期限都略長,且單筆金額較大。除非當初使用的是項目貸款一對一融資模式,否則這些信貸資產以銀行保理、應收賬款質押、雙買斷等方式都比較難以獲得低折扣低成本的再融資。因資金價格提高,很可能會導致上述項目在存續期間,就形成倒掛。不僅流動性形成較大挑戰,還侵蝕利潤。

 

  二是因為大量不良爆發,導致撥備覆蓋率降低,且不良率很可能突破2%的紅線,所有權權益被超額撥備加速覆蓋,盈利能力持續降低,都會導致同業授信銀行對非銀機構的評分降低,導致信用授信額度有所降低。

 

  三是資金面持續上揚,導致資金價格不可預測,資金錯配的風險越來越大。很多非銀機構必須適當提高長期負債的比例,來對抗風險。

 

  應對之策

 

  鑒于上述原因,部分金融租賃公司(尤其是沒有銀行背景)必須采用“短平快”的方式,盡可能多的融得和項目期限相匹配的長期負債,來降低上述流動性風險。

 

  首先,在資產規模和注冊資本沒有質的飛躍的情況下,綜合銀行授信額度在非銀機構3-5年時,基本就會達到飽和狀態(假設投放比較強勁)。而在當下的金融市場體系,金融債券和其他公募性質的債券,因為面臨層層審批和較為嚴格的監管,發行周期都比較長。雖然融資的成本可以有效降低,但是算上中間費用、操作成本以及發債期間產生的機會成本,并不會真的比銀行授信低廉多少。因此公募方式是一種比較有宣傳效果的“廣告”效應,如果急著等米下鍋則不能單純的依靠公募。

 

  其次,可以適當使用固定收益額度來組成產業基金、信托計劃,認購劣后級,然后從銀行自營資金、同業資金募集部分優先級,放140%之內的杠桿,來融得和項目期限相匹配的資金。

 

  上述模式的關鍵是,如何可以有效募集價格合理、期限較長的優先級資金。主要依靠一是劣后級非銀金融機構有出資,因為金租公司的評審較為嚴格,且金租公司償債能力較強,有一定的聲譽擔保(類似于劣后級為政府出資的產業基金),因此比一般的產業基金更易于籌集同業資金;二是靠底層資產產生較為豐厚的利潤來源。一般依靠產業基金模式募集投放的項目,都是一些“在建期”項目,這些項目往往有很好的概念、較為排他的批文或者壟斷經營等,但是沒有“硬貨”作為抵押擔保,因此相應的IRR(內部收益率)回報比較豐厚。在當下資產荒的情況下,好項目比較難以尋找,而使用固定收益投資模式組建產業基金,其實既擴大了金租公司業務投放的范圍(不再僅限于租賃的模式),更放大了杠桿,增加了籌集長期資金的模式。

 

  再次,可以使用SPV股權投資的模式融得資金,以“投貸”聯動的方式既融資,又投放,向資本市場要效益。

 

  本文由中國管理會計網整理發布,若需引用或轉載請完整保留以上信息,不得隨意串改。歡迎關注微信號ID:chinacma,為你提供**的管理會計資訊!

掃描左側二維碼,關注中國管理會計網官方微信

快捷的資訊入口、前沿的知識匯總、CMA官方授權培訓機構

最新文章
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